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杨夏冬点击我咨询律师
联系电话:13859088283
电子邮箱:lawyxd@126.com
执业证号:13501201110705507
所属律所: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福州市鼓屏路192号山海大厦四层(省政府对面)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危险驾驶罪及其与相关犯罪有哪些关系?
危险驾驶罪及其与相关犯罪有哪些关系?
信息来源:福州刑事律师网     作者:杨夏冬律师    发表日期:2017-8-1 10:01:45

      众所周知,刑法修正案(八)增设了危险驾驶罪(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所谓危险驾驶罪,是指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行为。

     如何理解本罪的构成要件以及如何处理本罪与相关犯罪的关系,是司法实践面临的重要题目。

      一,危险驾驶罪的行为类型 根据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的划定,危险驾驶罪分为追逐竞驶与醉酒驾驶两个类型。

      (一)追逐竞驶。

     一般来说,追逐竞驶,是指行为人在道路上高速,超速行驶,随意追逐,超越其他车辆,频繁,忽然并线,近间隔驶进其他车辆之前的危险驾驶行为。

     追逐竞驶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险犯,但刑法没有将本罪划定为详细的公共危险犯,而是以情节恶劣限制处罚范围。

     换言之,只要追逐竞驶行为具有类型化的抽象危险,并且情节恶劣,就构成犯罪。

     第一,本罪行为不要求发生在公共道路(公路)上,只需要发生在道路上。

     在校园内,大型厂矿内等道路上,以及在人行道上追逐竞驶的,由于对不特定或者多数人的生命,身体产生危险,依然可能成立本罪。

     第二,追逐竞驶以具有一定危险性的高速,超速驾驶为条件,低速驾驶的行为不可能成立本罪。

     但是,单纯的高速驾驶或者超速驾驶,并不直接成立本罪。

     换言之,不能将本罪等同于国外的超速驾驶罪。

     第三,追逐竞驶要求以产生交通危险的方式驾驶,行为的基本方式是随意追逐,超载其他车辆,频繁并线,忽然并线,或者近间隔驶进其他车辆之前。

     第四,追逐竞驶既可能是二人以上其于意思联络而实施,也可能是单个人实施。

     例如,行为人驾驶机动车针对救护车,消防车等车辆实施追逐竞驶行为的,也可能成立本罪。

     第五,成立本罪要求情节恶劣。

     情节恶劣的基本判定尺度,是追逐竞驶行为的公共危险性。

     对此,应以道路上车辆与行人的多少,驾驶的路段与时间,驾驶的速度与方式,驾驶的次数等入行综合判定。

     在没有其他车辆与行人的荒野道路上追逐竞驶的行为,不应认定为情节恶劣。

     追逐竞驶的罪过形式为故意,不要求行为人以赌博竞技或者追求刺激为目的。

     由于基于任何目的与念头的故意追逐竞驶行为,只要产生了抽象的公共危险且情节恶劣,就值得科处刑罚。

      (二)醉酒驾驶。

     醉酒驾驶,是指在醉酒状态下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的行为。

     《车辆驾驶职员血液,呼吸酒精含量阈值与检修》划定,车辆驾驶职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即是80mg/100ml的属于醉酒驾驶。

     故意在醉酒状态下驾驶机动车,即符合本罪的犯罪构成。

     本罪是抽象的危险犯,不需要司法职员详细判定醉酒行为是否具有公共危险。

     因此,一方面,抽象的危险犯实际上是类型化的危险犯,司法职员只需要入行类型化的判定即可。

     另一方面,完全没有危险的行为,不可能成立本罪。

     例如,在没有车辆与行人的荒野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由于不具有抽象的危险,不应以本罪论处。

     醉酒驾驶属于故意犯罪,行为人必需熟悉到自己是在醉酒状态下驾驶机动车。

     但是,对于醉酒状态的熟悉不需要十分详细(不需要熟悉到血液中的酒精详细含量),只要有大体上的熟悉即可。

     一般来说,只要行为人知道自己喝了一定的酒,事实上又达到了醉酒状态,并驾驶机动车的,就可以认定其具有醉酒驾驶的故意。

     以为自己只是酒后驾驶而不是醉酒驾驶的辩解,不能排除故意的成立。

     即使行为人没有主动喝酒(饮料中被他人掺进酒精),但驾驶机动车之前或者之时意识到自己已经喝酒的,也应认定具有醉酒驾驶的故意。

     当然,假如没有主动喝酒,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喝酒的,排除故意的成立。

      二,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的关系 在刑法修正案(八)颁布之前,刑法理论基本上没有争议地以为,交通肇事罪属于过失犯罪。

     表面上望,刑法修正案(八)只是在交通肇事罪之外增加了危险驾驶罪,事实上,危险驾驶罪的增加,使交通肇事罪的构造产生了变化。

      最为显著的是,危险驾驶罪的增加,使交通肇事罪分为两种类型: (1)作为单纯过失犯的交通肇事罪,即不以危险驾驶罪为条件的交通肇事罪。

     如未取得驾驶资格而驾驶机动车,过失致人伤亡的,属于单纯的过失犯。

     这种行为在日常糊口中可以说是"故意"的,但不成立刑法上的故意,既不是结果加重犯,也不是所谓复合罪过。

     (2)作为危险驾驶罪的结果加重犯的交通肇事罪。

     危险驾驶是故意犯罪,但危险驾驶行为过失造成他人伤亡,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的,应以交通肇事罪论处。

     此时,行为人对基本犯(危险驾驶罪)是故意,对加重结果为过失,从而成为结果加重犯。

      交通肇事后逃逸,是交通肇事罪的法定刑升格前提。

     逃逸方式也与危险驾驶罪相联系关系。

     例如,醉酒驾驶过失致人伤亡后驾车逃逸的,其逃逸行为是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中的法定刑升格的竞合,亦即,醉酒驾车逃跑的行为既符合危险驾驶罪的犯罪构成,又是交通肇事罪的法定刑升格前提。

     因为合用交通肇事罪的升格法定刑重于危险驾驶罪,因此,对该行为不另认定为危险驾驶罪,只能认定为交通肇事后逃逸。

     交通肇事后(包括追逐竞驶过失造成伤亡结果后),以追逐竞驶的方式逃逸的,原则上也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罪,合用交通肇事后逃逸的法定刑。

      三,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关系 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与第一百一十五条划定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没有明文划定详细行为结构与方式,导致"其他危险方法"没有限定,这与罪刑法定原则的明确性要求还存在间隔。

     所以,笔者一直主张"以其他危险方法"仅限于与纵火,爆炸等相称的方法,而不是泛指任何具有危害公共安全性质的方法,"以其他危险方法"只是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的"兜底"划定,而不是刑法分则第二章的"兜底"划定;单纯造成多数人心理恐慌或者其他稍微后果,不足以造成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划定的致人重伤,死亡结果的行为,不得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假如某种行为符合其他犯罪的犯罪构成,以其他犯罪论处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应绝量认定为其他犯罪,不宜认定为本罪。

      但是,这并不意味危险驾驶罪的增加,使得一切危险驾驶行为均仅成立危险驾驶罪。

     相反,危险驾驶行为依然可能成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首先,刑法增加危险驾驶罪是为了公道扩大处罚范围,而不是为了限制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的合用。

     其次,危险驾驶罪的法定刑为拘役与罚金,将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犯罪构成的行为认定为危险驾驶罪,显著不当。

     最后,人们习惯于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称为"口袋罪",入而对该罪持否定立场。

     实在,假如从合用的数目来说,最大的口袋罪是盗窃罪,但没有人对盗窃罪持否定立场。

     假如从合用的详细形态来说,盗窃罪,故意杀人罪都是最大的口袋罪。

     由于盗窃罪包括了盗窃形形色色的财物和形形色色的盗窃行为,故意杀人罪包含了杀害各式各样的人和各式各样的杀人行为。

     所以,仅以某罪属于所谓口袋罪为由予以否定的做法,并不妥当。

     本文的观点是,只要危险驾驶行为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犯罪构成,就属于一个行为同时触犯两个罪名,应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只有当危险驾驶行为造成了重大伤亡结果,且行为人对伤亡结果具有故意时,才能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事实上,以下三种危险驾驶行为,都成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1)危险驾驶行为不仅具有与纵火,爆炸等行为相称的详细的公共危险,而且造成了致人伤亡的实害结果,行为人对伤亡结果具有故意(此时属于故意的基本犯).(2)危险驾驶行为具有与纵火,爆炸等相称的详细的公共危险,行为人对该详细的公共危险具有故意。

     例如,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追逐竞驶的,即使没有造成严峻后果的,也应当合用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此时属于故意的危险犯).(2)危险驾驶行为具有与纵火,爆炸等相称的详细的公共危险,行为人对该详细的公共危险具有故意,客观上造成致人伤亡的实害结果,行为人对实害结果具有过失(此时属于结果加重犯).例如,因醉酒而丧失驾驶机动车的能力,却在大雾天驾驶机动车高速行驶,导致他人伤亡的,即使对伤亡结果仅有过失,也不能仅认定为交通肇事罪,而应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当然,量刑应与对伤亡结果有故意的情形相区别). 因此,题目的枢纽在于,如何判定危险驾驶行为是否具有与纵火,爆炸相称的详细公共危险。

     在与危险驾驶相联系关系的意义上说,对于因醉酒而基本丧失驾驶能力后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长时间高速行驶的,因醉酒而基本丧失驾驶能力后在大雾天,暴雨时高速行驶的,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追逐竞驶的,在大雾天,暴雨时且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追逐竞驶的,以及在车辆,行人较多的路段多次闯红灯追逐竞驶的,均应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

     所以,在刑法增加了危险驾驶罪之后,依然应当合用最高人民法院《醉酒驾车犯罪法律合用题目指导意见》。

     

 
澳门美高梅注册-澳门赌场俄罗斯转盘-网络博彩平台开户_福州刑事律师